所在位置:遂昌新聞資訊 > 人文 >

流域水系規劃與流域生態規劃_環保

作者:遂昌新聞來源:發布時間:2019-11-27 09:22

北極星環境修復網訊:專家介紹

張莉,中設設計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集團副總工,深圳分公司城建分院負責人。美國馬薩諸撒大學景觀建筑學碩士、浙江大學建筑學碩士,美國加州注冊景觀建筑師,擁有美國LEED資格認證。

張莉具有國內外多家知名企業20多年工作經驗,擅長項目初期規劃、設計到施工各個階段。多年的切身設計經驗及對大型用地規劃及生態規劃的認識,使之創作出許多優秀的生態環境設計作品,同時具有很強的管理、運營及協調能力。

河道整治.jpg

近期,張莉出席了2019年首屆永定河綠色發展論壇并發表了題為《國土空間規劃下的流域生態規劃》的主題演講,其演講全文如下:

大家好,我今天講一下《國土空間規劃下的流域生態規劃思考》。我本人是設計師,也是規劃師,專業背景是景觀建筑學和建筑學。這么多年,從建筑學做到規劃,從景觀做到生態,最近做的是流域綜合整治。

我帶領一個多專業團隊,進行多專業的流域整治。在過去幾年中,踏勘了幾十條河流,做了很多流域規劃,從中發現一些問題。比如水質、水利工程和生態基流,以及河道內有農田、生態廊道很脆弱等問題。其中大部分河道的防洪標準不夠,比如說20年1遇的農村防洪和城市防洪都不夠。還有很多的濕地以及河灘地在被過度開發。這是我們比較關心的一些問題。

流域生態問題解決及生態規劃需要多專業協同,集約使用土地

我們做了4-5年流域綜合規劃之后,發現了一些共同點:如果這些規劃包括水質、水利、生態棲息地、林業規劃等協同在一起,將產生非常好的集約功能,既可以達到生態功能,同時可以集約使用土地。這是我這次演講的一個主要的主題。

在多專業協同規劃中,河流走廊如何提升防洪、實現水質多樣性以及綠道等各種功能?如何進行它的量化?我自己做設計的過程中是需要所有都進行量化的,比如河道寬度,面源污染去除到什么程度能達到地表水Ⅳ類等,在這個過程中發現越來越多的問題跟整個系統關聯。所以在我們的規劃中,有水利工程師、生態水利工程師、水文工程師,同時還有給排水工程師、海綿城市設計工程師、做模擬的工程師(MUSIC MIKE INFOWORK都會模擬)。同時,我們還有城鄉規劃師進行土規和各種規劃的梳理,景觀建筑師進行景觀設計,生物學的博士進行生物學、各種動植物的研究以及林業研究。

流域水系規劃是生態規劃的基礎

我們進行多專業工作,大家互相討論,在同一個框架目標下達成各專業的目標。多年實踐之后,發現流域水系規劃是生態規劃的基礎。在這個過程中,水利工程師核算一個過水斷面作為大家設計的基礎,其他設計以這個過水斷面為依據。設計過程中,我們會盡量跟政府溝通形成一些大型的泛洪濕地的可能性,在不加高加寬河道的前提下提高下游的防洪標準,同時希望保留一些濕地作為動物植物的棲息地和地下水下滲回充。

河道整治.jpg

流域水循環系統示意圖

我們經常在做流域規劃的時候,會將河灘地甚至包括一些濕地公園囊括進去,變成一個旅游類的項目或者是生態旅游類的項目來進行。作為規劃師和設計師,我經常在向政府主要領導匯報的時候,給他們提供很多建議,包括土地性質的改變、藍線綠線的改變。我后面講個案例,從規劃的角度來做的時候,跟土地有關聯,就會有很多非工程措施去解決這些防洪問題。

賓川項目蓄水湖示意圖河道整治.jpg

賓川項目蓄水湖示意圖

圖/來自深圳市鐵漢生態環境股份有限公司案例示意圖



賓川項目在云南,我們做規劃的時候,水利工程師建議拓寬河道,按標準計算要拓寬10米或者是8米,這是一個提高防洪能力的方案。在規劃過程中,政府又同時表達了該區域水資源緊缺,希望能做水資源利用,能否做幾個湖。我們規劃了一些季節性湖泊,這些湖泊大部分時間是荒草地,季節性淹沒區形成不同的湖面景觀。我們做了六個湖的研究,推算后發現若這六個湖建成后,我們下游原來的10年一遇或者5年一遇的水利堤防就可以滿足20年一遇的要求。為什么呢?因為我們蓄洪了,我們對洪峰進行了削峰。三個湖做完之后,中游段可以削減洪峰30%。6個湖做完后,整個流域可以削減洪峰50%。所以這種情況下不需要對水利工程進行加高加寬。可以從生態學的角度加寬,但并不是從水利工程的角度加寬。

河道整治方案對比圖 .jpg

方案對比圖

圖/來自深圳市鐵漢生態環境股份有限公司案例示意圖

于是我們給政府提供兩種方案,方案一拓寬河道,方案二建蓄水湖方案。布局蓄水湖時,我們考慮跟城市建設結合、跟鄉鎮的位置結合,盡量營造一些有品質的公共空間,形成一些類似開發的理念,比如哪些可以做建設,哪些可以做開發。方案二蓄水湖方案,做不同湖的布局,還能做水資源利用,同時形成季節性的濕地景觀、休閑景觀。

另一個項目伊川,場地本是一個特別好的河道及大量灘涂地,但其他院的水利工程師設計了一個加高的平行堤岸的河道,我看著特別心痛。政府需要接著對河道外的土地做設計和規劃。旁邊都是灘涂地,沒道理不用,我就在規劃中又把它變成了蓄洪湖。這樣可以將湖的用地指標變成生態用地指標,而不是變成城市建設用地指標,畢竟它可以當蓄水湖。我們按照蓄水湖核算,大概能消減7%或6%的洪峰。原來政府已經將土地指標變成建設用地指標,如果做成生態類的湖泊去蓄洪,還可以將建設用地指標退回去。城市建設用建設用地指標來用,旁邊的湖及水系做生態。這個規劃大家都比較喜歡。

江安河項目,有塊濕地,我們把濕地跟河流連起來發現可以削減20%洪峰。這些措施和理念,我們會用到各種各樣的規劃,不僅用在大的河流體系中,也用在海綿城市中。


上街項目現狀是無法達到1年1遇的排澇標準。為了解決內澇問題,我們進行了一系列的設計,在排水管的下游匯集地規劃了一系列的湖,通過湖去收集溢流。規劃后可以看到,溢流點在減少,但是沒有徹底消除,但它原來是1年1遇都達不到,我們按2年1遇的52毫米來做infowork模擬及10年一遇來模擬,整個情況有很多的好轉。但是管線本身不改造,確實會有很多地方冒出水來形成澇點,這個沒有其他措施的話沒辦法徹底解決。要減少撈點,可以做一些海綿道路,在綠化帶里積蓄雨水。目前我國的現狀是比較適合做海綿,因為我們大部分的城市管線太舊了,要把所有的管線全翻新,這基本不可能,至少短期內是不可能的,我們在海口做黑臭河治理項目,地下的管線破損很大,全跟地下水連著的,潮位跟地下水的水位正相關。如果要整個換地下水管線,工程量非常大。這個事情應該做,但不是現在有這么多錢全部做。目前城市大部分的排水系統都是1年1遇2年1遇或者更低的標準,我們如何提高到5年1遇3年1遇甚至國外的15年1遇的排澇標準?我認為應該通過海綿城市組織地表徑流、通過地面排水措施去提高排水能力。在這個排水過程中,短時間問題是有點澇,長時間的問題是分到外面排洪系統里,很多時候也是排不出去。在這種情況下,我們就建議水排到綠地系統里,同時規劃設計一系列蓄滯留湖。如圖上所示,這樣的話,我們可以這一條排水溝的排澇功能做到50年一遇。通過計算里面應該蓄多少湖水,留多少開敞式空間做自然排水系統,來進行內澇防洪功能的提升。做河流規劃過程中,我經常跟客戶宣講的理念是要做河濱緩沖帶,這個理念客戶非常支持。

連平項目,這個城市的老城區特別擠,極度缺乏公共綠地。我向政府建議,要在老城區增加公共綠地,同時也要在新城規劃中增加綠地。很多城市規劃師就畫一個窄窄的平行藍線綠線,藍綠線使城市與河道并未緊密關聯,也沒有增加河道兩邊綠化,功能就是一個直直的岸,大家不能游玩,也不能親水。

河道整治.jpg

自然河流廊道示意圖

而我們在做規劃的時候,我跟政府建議,是否可以改掉原規劃中河道邊上一排房子,將建設用地變成非建設用地,變成防洪的河漫灘,這個河漫灘同時可以提供市民休閑功能。

友情鏈接:
股城模拟炒股网页